4008-889335
政治与法律
法律权威期刊何亮亮:香港无政治性罪名 占中钻
发布时间:2019-12-10    信息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核心提示:何亮亮称,香港在政治活动方面是个自由港,没有任何法律可以限制它。为什么俄罗斯的颜色革命失败了?因为俄罗斯对付颜色革命的所有办法都是依法的,有各种各样的立法。香港现在的情况是没有法律可以对付,

  核心提示:何亮亮称,香港在政治活动方面是个自由港,没有任何法律可以限制它。为什么俄罗斯的颜色革命失败了?因为俄罗斯对付颜色革命的所有办法都是依法的,有各种各样的立法。香港现在的情况是没有法律可以对付,香港警察能够用的都是扰乱公共治安、破坏公共交通秩序等,因为香港确实没有这种政治性的罪名。这也造成了香港要革命,无论是要颠覆中央人民政府,还是要反对香港特区政府都很容易。

  何亮亮:那放在香港我也在考虑,你说香港的老百姓他们是生活在一个水深火热的、一个专制的体制下吗?当然不是了。

  何亮亮:是吧,香港按人均收入、按这个城市发展指标各方面来说,在世界上都是比较先进的,香港的民众所享用的自由的程度跟西方国家没有什么两样,言论的自由、结社的自由,那么民主选举呢,其实只差一步了,全国人大已经都给出了2017年香港可以一人一票来选特首,恰恰在这个时候香港发生了颜色革命,我们说埃及的颜色革命或者其他地方的颜色革命它发生在发展中国家,他们有严重的宗教冲突、经济比较落后、失业率高,这些问题在香港全部不存在。

  何亮亮:另外香港是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香港政府自己提的叫做亚洲的国际都市,是当之无愧的,是吧?在香港是可以跟纽约、伦敦相提并论的,这是美国,也是美国人提出来的叫“纽伦港”,纽约、伦敦、香港把它拼在一块成为一个新词,为什么在“纽伦港”,这个香港它会发生颜色革命呢?这个颜色革命到底是针对谁的呢?谁又可以从中得利呢?那么有人说你这都是阴谋论,我觉得有这个情况,所谓阴谋论就是你没有办法去证明的,但是你可以感觉到,对不对?比方说因为中国官方的媒体也几次刊登了,也刊登文章,也批评了香港的情况像是颜色革命,有外国势力支持等等的,但是这一切我跟你说对于香港的大部分老百姓来说,他们无动于衷,因为他们觉得很正常,他们不觉得有什么奇怪,比方说我们知道香港占中运动的最重要的支持者也就是壹传媒集体的主席叫。

  何亮亮:那么他跟美国的一些官方或者非官方的联系是非常密切的,那么就算你说明了这一点的话,对于那些占中运动的那些参加者,对于那些学生来说他们觉得无所谓,那些学生可能很多他们家庭也是拿着美国的、英国的,或者其他国家的户口,但我不是说的国籍的问题,而且从这里可以看到香港比较复杂的一个方面,我们知道香港的回归以来发生过两次大的群众运动,第一次是2003年,2003年当时香港经历了一次非常罕见的政治危机,这个公共卫生危机就是SARS非典。

  何亮亮:还有就是经济危机,三重危机的交错之下,但是当时反对派非常聪明的打出了一个口号要董建华下台,他们认为所有的问题都是董建华,要董建华负责,其实当时引起所谓的政治危机就是23条立法,23条立法就是基本法第23条,现在还是空白的;所以香港基本法是不完整的,23条最主要是对香港,因为香港是特别行政区,香港是资本主义社会,所以不能用大陆的《国家安全法》,那么香港的《国家安全法》按照当时政府的要求,第一你要立法禁止颠覆中央人民政府,香港你不可以去颠覆中央,第二外国的政治团体他不能直接介入,他不能给香港的政治团体提供捐款等等,第三香港的政治团体他不能直接跟外国的政治团体联系,主要是这样的一个内容。

  何亮亮:但是也由此可见,为什么?因为23条立法在香港根本就立不了,因为很多人觉得这一立法的话,我的自由就没有了,他所谓的自由就是要反对北京的自由,还有就是反对香港政府的自由,还有就是香港是个自由港,香港在政治活动或者说,也可以说经济活动方面可以说也是个自由港,不设防的,没有任何法律可以限制它。所以也就造成我们现在说的颜色革命它很容易就发生在香港,为什么你说在俄罗斯颜色革命它就失败了?因为俄罗斯已经他有警觉了,是吧;那么当然也有西方媒体批评说因为普京总统本人,但是俄罗斯我也注意到他们对付颜色革命的所有办法,他都是依法的,他有各种各样的立法,那么香港现在的情况是恰恰没有法律可以对付,香港警察能够用的都是扰乱公共治安、破坏公共交通秩序等等,因为香港确实没有这种政治性的罪名,那么这也造成了香港你要革命,你要来无论你是要颠覆中央人民政府,还是要反对香港特区政府都很容易,甚至到了就是说积非成是,我们说积非成是就说做了很多错的事情好像就成了对的,就好像我们刚才说到三个占领区,现在那些占领区的那些民众他还理直气壮,他说警察你不可以来这里拆除障碍物,你不可以来抓我,因为我是要求民主的。

  何亮亮:对,然后这个“雨伞”这个,这个logo,这个标志本身在这里很有意思;然后我也注意到占领区的活动全部是公司化经营的,你可以说从这里反映出香港人善于经商的一面,可是当他反映在政治活动的后面的时候,你不能不有所怀疑,我不相信那都是一些香港,是有些香港老百姓捐钱或者捐物,也有人说比方有个老太太可能捐了两把雨伞,可是成千上万把雨伞,成千上万没有的话,几百成千的雨伞被运进来的时候,不可能是一个人做的,雨伞只是一个方面,而且水、食物、各种各样非常充裕,甚至连帐篷都准备好了,而且占领区里面的,我看占领区山头林立,也没有统一的指挥官,但是他还是有一些精英人物的,这些精英人物就在,特别是在金钟这个占领区它附近的一个酒店,这个酒店已经被不知道什么人,就整个酒店被他包下来了,然后占领区里面的一些比别人更有身份的人,他们就可以晚上到酒店去休息,养精蓄锐,然后白天他们再出来,他不一定到占领区他也可以到其他地方去活动,这就是香港的一个现状。

分享到:
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仅存在较多的安全漏洞,也无法完美支持最新的web技术和标准,请更新高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