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889335
私募基金
说说研究员的那些事(买方+卖方+公募+私募+考核
发布时间:2019-12-01    信息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研究员这个行业的特点是你的头衔必须光鲜,没有头衔就要有业绩,但是业绩更难。

  首先说说什么是研究员,在金融行业券商有研究员,基金与对冲基金也有研究员,研究员也就是分析师;在不同的部门也有都有研究员,说的比较多的是股票二级市场的行业研究员以及固定收益部的债券研究员。

  研究员的共同点在于都是对上市公司、所在行业以及宏观经济环境(也就是基本面)进行研究,并基于自己的认识给出对于公司的判断(未来发展、是否有并购机会、是否需要融资、以及股价涨跌、买入卖出等),但是具体到买方研究员与卖方研究员、买方内部(国内券商与外资券商)的研究员就有一些差异。

  卖方研究员一般分工较为细致,在国内基本上包括宏观、策略以及行业研究员,其中宏观主要是研究中国宏观经济变动,对研究员要求水平比较高,一般要经济或者金融博士(科班出身)来做;策略研究员,侧重于对行业整体方向,在二级市场上如何配置股票的方向性研究;行业研究员,主要对某一行业的上市公司进行覆盖,行业研究员对学历没有要求,市场上一般喜欢理工与金融复合背景。

  卖方方研究员在券商内部算后台部门,主要工作包括协助本公司前台部门(投行等),服务买方机构(主要与买方研究员对接,帮其联系上市公司,提供研究报告),努力争取新财富等实现研究员自身价值(现在国内不少券商不参加新财富评比),撰写研究报告等。

  一般来说卖方研究员会更辛苦(出来卖的,要服务好买方啊!),与上市公司的关系更为密切,而买方会根据卖方的表现来派点(这就是奖金啊!)给卖方。卖方研究员会比较苦,本来研究就很枯燥还要服务别人,所以在国内基本上卖方研究员服务多研究少(不要喷我!这只是我个人感受。。。),卖方研究员职业退出路径一般包括,要么在原公司成为高端研究员,要么跳槽到买方,以及其他。

  买方(基金、对冲基金等)研究员的分工没有券商细,公募基金会比对冲基金基金细致多,但是买方的一个特点是一般会招募有经验的人,对冲基金基金更灵活,一个人可以覆盖多个行业(之前在某基金看港股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就覆盖了所有行业),公募基金会细致一点,基本上一个行业会有至少一个人来看(钱多,能养得起)。买方的研究员主要是做研究,工作主要是来支持自己的基金经理,与买卖决策更接近,因此他们的压力也会更大(股票跌了会被老板骂的呀!),与卖方研究员相比在研究方面会更纯粹(买了能赚钱就行),撰写的报告主要内部看。

  一般到对冲基金做的研究员已经是职业发展的中后期了,当然职业发展也更灵活。以上就是对卖方与买方研究员的简单对比,国内券商与国际券商、对冲基金与公募、对冲基金与对冲基金的研究员也会有所差异。

  研究员是外人眼里是标准的高富帅职业,名校、高知、高薪,精神抖擞,出口成章,意气风发。常规工作内容包括分析各种数据、建财务模型、计算各种指标、做盈利预测、写报告,给客户路演。

  只是从来没人告诉外人,这些常规的工作,是有多么枯燥和耗时,并且即便这些工作做得再好,也未必能让你从优秀的集体中脱颖而出,走向卓越。过了几年后,头发也掉差不多了,肚子也大了,眼神也呆滞了,还没熬到上榜新财富,职业生涯走向枯萎。

  作为客户,我常常很理解研究员的勤勉尽责和辛苦努力。但这事情就好比恋爱一样,在我需要苹果的时候,你用一箱鸭梨来爱我,是让彼此都很痛苦和尴尬的事情。今天我们所需要的研究服务和我们得到的,究竟是不是一回事呢?

  拿大券商说,几乎就是Google earth般的无缝覆盖,从行业到个股。每天不下一百封邮件,七八十条短信和点评,这到底是研究过度,还是研究不够呢?

  我常在办公室感叹说,报告多得来不及看,有些报告厚的可以当被子盖。而看罢,又常常是一片苍茫。关键逻辑总显得有点牵强,观点也似雾里看花。对于这种实在无法一见钟情的邂逅,看在这份沉甸甸、一大摞的情份上,也试图走了一下日久生情的道路。而这种投资往往和感情一样,不是无疾而终,就是肝肠寸断。

  总结下来,这种本该轻描淡写的篇章,就不必浓墨重彩了。不是所有感情都通向婚姻,不是所有研究都通向投资。有些过程是必要的知识积累和储备。不出深度报告,不丢人。

  再一种是标题党。短信或点评的提示非常引人入胜,内容却很稀疏。不是所有投资人对产业、企业和产品的理解都能达到行业专家的深度。投资人也需要被教育、被征服,能把自己的思想灌输到别人的脑子里的,除了老婆,还可以是优秀的研究员。

  研究本是一种主观能动性很强的工作,每个人对信息的挖掘和理解都有所不同。而今天我们都在渐渐走向一种误区,我们强调研究体系、规范、标准化。然而这些东西往往单调,枯燥、乏善可陈、不解风情,更毫无魅力可言。投资人喜欢看到新鲜的信息、新鲜的逻辑和新鲜的观点。哪怕还没有被市场证明过,也没有关系,不用力试一下,你怎么知道没有好结果。

  今天中国市场投资者的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有越来越多的利益集合体存在于这个市场里。从前的中国市场,以散户为主,对于稍微专业一点的投资人来说,都很有优势。今天的市场里,利益家族成员有大股东、大小非、管理层、基金、私募、保险等等,这些个个都很专业。

  以前的研究员,只要对自己的研究结果有把握,市场终能证明其有效性。而今天的市场里,研究员成功推票的条件,除了要做足功课,甚至还需要沟通协调各种利益关系,帮助各类投资者和管理层在每一个不同阶段都能保持利益一致,准确理解和把握公司股价的动向。

  我常常感觉,这种按摩股价的服务,已经超越力度范畴,游走在尺度边缘了。但也没有办法,大多数人都恐惧风险,要回避波动,越简单粗暴,越有效。所以造成了很

  多研究员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在钻研股价短期波动上。每天有一半的邮件和短信内容,都实时提示市场情绪和一致预期变化情况。

  虽说投资要做的是大概率事件,甚至是要做确定性的事情。而市场之所以有效平衡,靠的还真是对同一信息同一事物的不同理解,恰恰就是不确定的。不是所有投资人都关注短期波动的,只有综合了很多客观因素的长期逻辑,才是建立起投资决策的基石。

  曾经有朋友一起交流时曾提出一个观点说,一流的研究员是能发现和把握行业性的机会,二流研究员才是能搞定一两家公司。一句话道出了真谛。

  草木一秋,黑马一鞭。长长的投资生涯里,大多数的夜晚,都是堆满了寂寞苦楚。无言独翻公告,月如钩。较之一两天的股价波动带来的快感,寂寞清冷算得上是人间正道。

  很多口若悬河、人脉关系强大、消息灵通的研究员,客户当然很喜欢;但对于博学刻苦,细致严谨,谨慎客观的研究员,哪怕他看上去不是那么招人喜欢,仍然能够赢得客户深深的尊重。这种尊重,源于对于知识、刻苦精神、独立思考以及勇于坚持的品质的赞赏。

  同样是研究工作,不同的人做的方法和成效也各不相同。有人做得尘满面鬓如霜,也有人把这工作做得活色生香。但话说回来,做任何一件事情,最高的境界永远是,把事情做得有格调。

  就好比姑娘总是喜欢和有深度、有风度、有气度的人交往;投资也一样,投资的长逻辑,也需要有深度,有宽度,有角度。形象总塑造成要么好像暴发户,要么好像臭流氓,姑娘也会担心,也会犹豫,这不长久。

  做事的风格、做人的品格,其实与研究的方法也是一脉传承。票有涨跌悲欢,月有阴晴圆缺,上不去的股价和下不来的腰围一样的都是让人特别惆怅的事情。但投资者心里都清楚,估值的摆动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业绩的长期变化才是研究员需要客观分析和把握的关键。

  真正成功的研究员,除了要了解研究的着眼点在哪里,更要知道需求的出发点在哪里。Farewell里提到,他这些年从前辈身上学到了很多,却总感觉望其项背,高山仰止,工作不像他想象中那么有成就感和幸福感,每天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让他不得不放弃。

  其实热爱这一行,不是爱它浮华的外在,而是爱上一种每天学习和思考的习惯。正像婚姻幸福的秘诀一样,从来不是没有遇到诱惑和考验,而是怎样穿越。投资的路上,也是依靠研究的帮助,穿越业绩地雷,穿越行业衰退,穿越经济周期的过程。

  在充满了个人英雄主义的中国私募界,即便是台上的大佬私底下也比较熟悉,虽然目前业绩不错,但却无法掩盖团队一团糟,甚至没有团队个人英雄的线下事实。

  私募基金人才确实很尴尬。就拿研究员来说,如果研究员的研究不够深,行业人脉不够,不能看到基金经理没有看到的盲点,基金经理能力覆盖研究员时,研究员就没有价值,最终沦为发产品时宣传三折页上的打酱油角色,熊市或震荡市时裁员降薪的首选。道理很简单,和券商研究员有基金分仓收入、研究所有雄厚资本金完全不同的命运。

  第二是从券商研究所挖研究员到私募,和以前任性写报告天马行空相比,私募是看结果的。赵晓光老师这两年推荐的股票表现不佳,并不影响大家对其行业深度的评价,甚至转会费越来越高。站在研究的角度,总有人愿意为高屋建瓴的所谓前瞻性和理论买单。同样的还有高善文,私募可没有谁为你的千万年薪付费,没有产出,可能1万元月薪私募都觉得有点亏。

  另一个就是从研究所研究员到基金经理成功转型的人很少,连10%可能都不到,私募从研究所挖人失败的概率,仍有可能超过90%,就像泽熙一年也要炒掉好多投奔的明星研究员。

  私募对人才的要求比研究所还高,而在熊市和震荡市生存能力又极低,大浪淘沙不到10%,这时候又面临私募本身的激励机制和管理水平,最终剩下来有能力操盘做投资、业绩表现不错的,对激励机制不满意的,拉拢两个渠道重开一家私募。所以私募又面临像细胞分裂一样越开越多,新的循环又上演。

  其次就是管理水平,大多数私募老板是60后70后甚至有50后的,对于80后或者90后基金经理或研究员这一代崇尚个性和自由的新兴人类,既缺乏了解也缺乏沟通。一个富士康70后的老总讲线后员工举手也要讲话大为光火。时代变了,管理和思路也要变,于是在目前中国绝大多数私募管理者实际上都是独行侠,能完成转型的就会成为九鼎,不然再过三五年都会大浪淘沙,私募人才确实想说爱你不容易。

  导读:私募大佬徐翔及其执掌的泽熙已成为A股市场的传奇,惊人的业绩回报和凶狠凌厉的操作手法都让投资人叹为观止。但徐翔本身极其低调,这种神秘感让资本江湖一直流传着关于他的各种传说。真实的徐翔到底是什么样的?近日,原泽熙投资总经理助理叶展写的《我在泽熙学到的七堂课》揭秘了一些有关徐翔的投资经历和投资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