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889335
新宝5测速
有哪些投行人士的遭遇没有做过投行的人不会相
发布时间:2020-01-12    信息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太多的话也不说了。举个例子吧,前一阵子滴滴出来一个“全年总结”,随便点开测了一下,结果这个总结的编辑写的太走心了,唤醒了我的艰苦回忆,一个人扛着箱子穿着高跟鞋拿着大电脑、背包走天涯赶车赶飞机无休止出差加班工作的一幕幕瞬间历历在目。一下子眼泪没忍住就流出来了。

  刚入行的小兵,最挣扎的事情,莫过于一边连续几个月疯狂出差做尽调、一边还要在路上捧个小电脑干其它活儿了。

  想起来某次在火车上抢到了“上车补票”、站了一路,却要在30分钟内必须发出去一个材料,只能站着举着电脑狂赶工作赶着交活儿,电脑一下子就没电了,委屈却没有办法得眼泪都急下来了,高铁上其他人跟看大傻子一样看着我。一天跑4-5个城市赶场子做尽调都成了家常便饭,头一天往往下飞机回到酒店都后半夜了,第二天早上5点起床赶路,和律师小姑娘一起在出租车上晃啊晃,累到忍不住睡得昏死过去,我口水都流下来了,一个激灵醒了,然后一看右边,北大毕业的律师小姑娘睡得都翻白眼儿了,特别可怜(那一次记得特别清楚)。

  刚入行的时候有一次,晚上飞某江浙三线城市。城市没有机场,要先坐飞机到南京、再转大巴倒腾好几次才能到。谁想到当时那班飞机在晚上11点的时候机器故障迫降在机场草坪上3小时,耗得我我电脑没电、手机又没电、两个充电宝也都耗没电了。下了飞机出门已经是凌晨2点半,我一个小姑娘只能强行和几个陌生人拼着坐黑车2小时。别人也害怕,不愿意挨着司机坐、把我特么拱到前面挨着黑车司机坐。我一路手里攥着电脑包里一支签字笔,想着“如果他手伸过来摸我、我就一笔捅下去”。后来被坑了600多块钱的路费,却好歹凌晨四五点平安抵达宾馆。手机充好电之后开机看到的第一条信息就是 “你的材料怎么还没发过来,飞机坐了一路难道还没做完吗”。

  还有一次,手拎20斤重的行李箱在农村插秧种菜的水稻田里打不到滴滴,特么只能沿路强行打摩的、迫不得已只能穿着裙子、夹着行李箱搂着司机后腰坐摩托黑车去机场;

  想起来在塌方泥石流的时候去山旮旯子单程开车20小时的山路去实地考察,没办法只能去,否则尽调做不完的话保代不签字、公司上市的时间表就赶不及了。结果开到一半,特么前面的路塌方了,同行的其它投行的小姑娘和律师小姑娘要上厕所、前面公路都特么泥石流了,根本没地方上,只能让车上的男伙伴们都扭过头去,姑娘们在路边扯一片巨大的芭蕉叶子互相挡着就地解决了,当时真的心里想:我们怎么会凄惨到沦落成这等境界的啊?!?(\TAT/)这几个小伙伴们当时也基本个个都是海内外名校出来的,甚至同行的小老哥还有个是某省高考探花,都是一帮刚入行时都心气儿很高的年轻人。特么一车子牛掰小伙伴们,当初明明雄赳赳气昂昂地说好了要一起做彼此的曾子墨/柳青/周受资/蔡崇信的,为什么现在会沦落到被迫在塌方泥石流的盘山公路上、互相用芭蕉叶子遮遮掩掩 就地大小便的悲惨境界啊?!(黑人问号脸)?

  还有一次,小伙伴们集体在某山村边陲小镇一天都没东西吃,憋到下午4点才见到人间烟火、忍不住在臭水沟旁边找了一家苍蝇馆子随便吃了吃,结果第二天早上集体呕吐拉肚子到全体阵亡。

  有时候最Ironic的事情莫过于,当你自以为过五关斩六将、迈过千山万水披荆斩棘终于来到了胜利的终点时,却发现那只不过是一个更大的泡沫,是一条更迷离的看不到尽头的苦难之路的开端而已;莫过于哪怕你之前是你家乡屯子里十里八乡唯一一个考上沃顿考上清北的“别人家的孩子”、哪怕你是从小伊顿公学出来的Cambridge Trinity college的神迹,只要你不小心进了投行,头几年也终究难以逃避 “被迫在泥石流的盘山公路上用芭蕉叶互相挡着上厕所” 的宿命。

  难免有时候无数个小伙伴会在心里不禁一遍又一遍地质问自己:“难道我妈含辛茹苦供我寒窗苦读20年从名校毕业,最后就是为了站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举着芭蕉叶子守着别人擦屁屁?”就像是收到诸神惩罚的西西弗斯一样,每天都要把一块大石头推上山顶,石头到了山顶,又会滚下山脚,然后西西弗斯又把石头推上山顶,周而复始,年复一年,做着永无尽头而又徒劳无功的任务。

  还有的朋友更惨,头两年在做某个规模巨大的乡土银行上市项目的时候,被迫被丢去了西藏考察西藏某山村支行去尽调,去了之后缺氧又醉氧、高原反应吐了一车,然后他那一车里剩下的投行和律师小朋友们就只好伴随着车里那个味儿兜了一天。

  还有娇滴滴的小妹妹同事被动不动就丢去中东大油田或者墨西哥的某片海底有油的野海中央和一帮子工人老爷们儿一起考察大油田的、下井勘查煤矿一起挖煤的。

  挖煤的/挖石油的客户,往往都是半年见不到一个雌性生物的一帮糙老爷们儿,也不想想,突然就扔去了几个脚蹬Chanel身披Theory白嫩嫩文邹邹的投行和律师水灵小姑娘们,在油田里守活寡的糙老爷们还不得个个摩拳擦掌眼睛都直了;朋友里还有数羊 数牛 数猪 数鸡 数绿宝石 数矿机 数婴儿的、三个月被迫吃了60多次火锅的........etc。

  反正这个行业就是,围城外面的人看着觉得光鲜、觉得你来钱快,实际上真正做投行前台/IBD的人,日子都过的宛如上刀山下火海,很难熬过来。女孩子长期大姨妈失调和内分泌絮乱是每个人一定都会经历的事。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这个行业的员工流失率非常高,一般刚毕业的都很难撑过3年的。

  也想起来半夜常常三点接到电话和任务的,入职第一年的时候,没有一个周末是可以提前承诺跟别人的,因为活儿是随时可以来的,让你说走就走,说干就要干的。我记得特别清楚、好几次我上楼梯上到一半,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跟我要紧急文件,我真的是当即原地坐下坐在楼梯上,连手机hotspot然后发出那个材料的。

  举个例子,有一次比较惨的,是头一天还在的中朝交界的边陲小镇考察,当日下午就接到任务要求立刻晚上飞回香港、赶凌晨4点从香港飞美国的飞机。去了美国之后又没安排到司机和车、幸好同行一起跟着去的审计师小哥神通广大美国驾照没过期,强行租车又连着开了12小时的来回才开到美国那个鸟不拉屎的考察地点。项目后期非交易路演的时候,常常第一天香港、第二天北京,第三天上海、第四天新加坡、第四天美国,每天轮一个城市,时差完全混乱,内分泌失调,到了后来我睡觉已经不分时间了,逮住任何细微的空闲时刻、不论在任何交通工具上、我站着都能睡着。 生物钟被彻底打乱,你叫我睡我随时立刻就能不分场合的睡着,让我醒来做事我立马也能一个激灵醒来。

  那时候真的是,头发大把大把的掉,发际线都要秃了,过年回到家一洗头发、保姆都吓坏了跑来问:“小姐,你掉的头发要不要我收集了用来织一件毛衣给你穿?”

  刚入职的第一年压力特别大、半夜不知道独自哭醒了多少次。尤其是一般头几年工作当最底层小兵的时候,经常后半夜才能回家。尤其是市场上项目突然爆炸多的时候,入职刚开始的大半年,小马猴们基本每一天都是后半夜两三点才能回家,并且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有周末(周末假如你选择不干活的话、活儿都堆积在平日、那么平常回家就会更晚、纵使再漂亮的马猴们也都一辈子找不到男朋友,除非你的男朋友也是一只特么根本见不到面的马猴)。 我好几次都是坐在座位上一封一封的回email干活、然后发现根本干不完、就通宵了,一直干到天都亮了,干到第二天早上八九点有一个领导来上班了,我还记得他看了一眼我的脸吓了一跳,说:“诶玛,你咋眼线都花妆花到耳朵边儿上去了!”。

  凌晨两三点下班儿后自己一个人走在大马路上的时候,被酒鬼和可怕的男人骚扰过N次,进家门进电梯我都被男的跟踪过。 常常日夜颠倒,也总是处在焦虑紧张和躁动不安的情绪当中,脾气特别差,一点就燃。在所谓的“投行”里,你会意识到自己的渺小和Low逼。学历并不代表什么,你总是有太多东西不懂,总是有无法manage周全的situation,总是有睡不够的觉,总是有想飞翔的梦。 有的朋友1年做了两三次手术,原本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小伙子们入行两三年之后看起来都像老了十岁、精神状态明显不一样了。最重要的是,眼睛里失去了最初的那种朝气和光芒。曾经的欢声笑语和无忧无虑也都变成了死气沉沉与臭脾气。

  不过现在已经好多了,现在我已经在渐渐进入了第二个境界了:佛性女青年(马猴)。哪怕再怎样也不值得让我动怒了,我心如止水,我坐怀不乱,我纹丝不动。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生活和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其它锦上添花的东西一切随缘吧。

  凌晨2:51还在赶路。滴滴的编辑也是煽情,“这么晚的夜路,你走了17次。”

分享到:
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仅存在较多的安全漏洞,也无法完美支持最新的web技术和标准,请更新高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