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889335
新宝5测速
破处约炮高大上里的无节操之一个资深投行女销
发布时间:2020-02-24    信息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职场心情]破处,约炮,高大上里的无节操之一个资深投行女销售的工作与私生活

  楼主是80后奔三投行女青年。自从大学毕业,一直辗转于投行,曾经工作过两家外资,现在是第三家。

  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楼主也算资深了。尤其是金融危机之后,比楼主资深的人,很多都离开了,现在楼主居然是自己组里面,入行时间最长的之一。

  这些年来,曾经在香港工作,后来也曾返回大陆驻扎,目前则是往返于香港和北京,过着空中飞人的生活。

  在这个直播里面,我播的不仅仅是工作,也有私生活。相信很多人都听说过很多投行圈子里的私生活如何混乱的传闻。在这里,我想证实或证伪它。

  超过半数的投行女青年,是从暑期实习做起的。我就读于北京某名校,大三上学期就开始疯狂投各种实习,我们院系一个内部推荐的面试名额,被我拿到了。大约两个星期以后,我居然拿到了某投行的实习offer, 在上海代表处,薪水不低,而且是在销售部门而不是在苦逼的投行部。这让我很高兴!

  说来惭愧,我社会经验极少。拿到实习offer的时候,只有一套职业套裙、两套白衬衫,而且还没穿过黑丝……接下来两个月除了学习,我几乎都在钻研各种职场着装、化妆、发型……

  6月底,期末考试结束了。实习单位给我订了机票,并且安排了在上海两个月的住处。那是很不错的酒店式公寓,金融业果然就是有钱。我习惯上这种生活后,慢慢就无法自拔了,一点一点的陷进去。到后来,我觉得自己已经无法适应投行圈子之外的世界了。

  某家美资大行的香港办公室发生过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一位40多岁的MD和20多岁的实习生在会议室里面乱搞,不幸的是被会议室的监控记录了下来,结果大行被迫给实习生赔偿,貌似还给她转正的offer了。至于那位MD当然是被开除,几个月之后去了另一家美资大行……

  这件事情里面最诡异的是,为什么40多岁的MD居然没有意识到会议室有监控,这是不是实习生设下的阴谋,还有实习生是不是从头一手策划了这个狗血事件,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比较愚钝,因为在大学期间对男性心理学的研究不够,实习的前三个星期,根本没想到跟自己的上司发生点什么,没有主动放电。到了第一个月快结束的时候,听说今年的实习转正比例会很低,才开始打起上司的主意……纯属无奈!

  下面说说我的上司。目测不到30岁(后来证实其实只有27岁),戴个无框眼镜(我喜欢那个眼镜),头衔是Associate, 也就是经理,入行大约四五年。平心而论,还算有点帅,个子高高的,比较骨感,属于竹竿型的男人。

  我的上司叫Peter, 大陆人,不过在美国拿过一个MBA学位。Peter说话的时候声音很好听,不那么大声说话,很斯文,而且觉得懂得东西很多。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很耐心地指导我怎么开展工作,聊了30分钟有余吧,我一点都不紧张了。

  说实话,遇到Peter这样的导师算我的福气,有些投行Associate带实习生的时候,完全就是往死里整的,各种脏活累活丢出去,态度又恶劣,甚至明目张胆地要求女性实习生陪睡(没有拒绝的余地)。Peter对我比较温和,说话都是细声细气的,偶尔我劳累或者情绪不好的时候还恩准我早点下班,真是模范上司啊。

  Peter在办公室里都是一丝不苟地穿西装打领带的。虽然我们有规定,上班必须穿正装,但是没说一定要打领带。他是那种典型的守规矩、注重形象的投行男。我没有问过他的家庭情况,但是手上没有戒指,应该是未婚。

  在实习的前三周,我跟Peter就是平淡的上下级关系,偶尔加班之后会一起吃夜宵,也会在茶水间里面聊天,仅此而已。

  之后的一天,我觉得事情有很大的转折。公司一个同事过生日聚餐,Peter喝了不少,我就坐在他身边,看他喝酒的样子我就挺喜欢。就是他喉结动的时候,我觉得很性感,呵呵。我有点花痴了(我当时感情经历很少,对好男人没有抗拒能力)。

  回去的时候因为是一路,就索性打的同一辆车,我也是想照顾一下他。但是上车之后,他反而问我喝酒了难受不,闷不闷,需不需要开车窗什么的。其实那天我只喝了一杯啤酒,也是各种推辞,怕给别人留下印象不好。

  在车上,我们没怎么说话,只是我注意到他有时候会看我穿着黑丝的腿。奇怪的是我并不反感那种眼神,反而有些骄傲。就这样,他先送我到酒店楼下,然后自己走了。

  虽然那天没发生什么了,但是我觉得很多东西都变了。 Peter之后看我的眼神很直,而且有时说话会带着一些俏皮的挑逗口气,不明显,但是是真的,我能感觉到。

  大概又过了一个星期后的一天晚上,我们也是一起加班。Peter貌似已经做完工作了,在那微笑着看我。我做完刚要走得时候他说:一起去吃些东西吧?不叫外卖了。我说好啊!就跟着他下楼,他竟然去地库里开车。咦,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我很奇怪,这附近吃饭的地方很多,也没说去哪,都快十点了,他是要干嘛?我犹豫了下,还是上车了。结果到了一个大商厦的下面,跟着他走,一看竟然是DQ的牌子。我心都痒痒了,我超爱吃DQ的热狗和奥利奥。

  我问,你也喜欢吃这个? Peter说,没吃过。我:那你还带我来?他:我看你好像很喜欢吃。所以就带你来了。我:.....

  这个时候我知道,Peter应该是看到我MSN Space里的照片了。作为一个老板,居然看自己实习生的Space, 而且还猜测她喜欢吃什么,这么大的恩情,我真是受不起啊。我很感动,真的,觉得他这对我来说是惊喜。

  所谓惊喜,有两层含义。第一,我当时在发愁实习转正的事情,老板这么关心我、对我好,说明他肯定会帮助我转正的,这样饭碗就有保证了,我当时已经很现实了。

  其次,虽然老板这是赤裸裸的要跟我好的节奏,但是好歹他懂得温情,还会玩点小浪漫,我已经很感激了。要是碰到那种直接叫我去他家的,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那个DQ店离我住的酒店式公寓是那么近,吃完Peter说送我回酒店。他的原话是:我就送你到楼下吧。没说送我回家,“楼下”两个字还是给人安全感的。

  到这里为止,Peter还是很nice的,他没有任何强迫我的打算。接下来,就完全是我自己的投怀送抱了。

  到了酒店楼下,Peter目送我下车,然后作势要开走。我问他:等等,你去哪里?

  上面这段对话,我至今都记得清清楚楚,因为那算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吧。在实习之前,我从来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对自己的上司投怀送抱。但是,想到崩溃的经济形势,想到苦逼的就业前景,再想到自己也并不讨厌Peter, 我还是投怀送抱了。

  我请Peter上楼的时候,心跳起码加速了一倍,竭尽全力才保持话音不颤抖。当年我才刚满21岁,这种主动诱惑老板的事情,我真的有点做不来……

  附带说一下背景,我大一到大三基本在认真学习刷GPA, 偶尔参加一下社团活动。男朋友虽然谈过两个,却都如同流星划过,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只是取了我的初吻而已。到那时,我甚至连边缘性的行为都没有过。

  是的,在我半主动地对上司投怀送抱的时候,我还是如假包换的雏。多年以后,我回想起来,心情还是有点复杂。要是早知道会这样,还不如把第一次给前男友呢,哪个女生不希望自己第一次是给了男朋友啊。

  幸亏当时我涉世未深,对男女之事到底是什么样子,没有多少概念。如果我一开始就知道男女之事的细节,估计早就吓倒了,宁可不要实习转正,也不敢主动邀请Peter上楼……所以说,天然呆还是有好处的。我并没有想到一起去酒店房间之后到底会发展到什么地步。

  我住的是一个小套间,一个卧室,外面还有小客厅。到了我的房间,我们先是在卧室里看电视,好像是什么综艺节目吧,很快就11点了。

  他走进来,看着我。眼神一直在颤抖。我记得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没穿衬衫的Peter. 他穿的是酒店的睡衣,我从来不穿那个,很干净的。因为他个子比较高,睡衣下摆只能到他的大腿,露出修长的一截。他真的很瘦啊。

  Peter坐到我斜后面,很近,我能听到他呼吸。我装作继续看电视剧。我回头看他的眼睛,几秒后他的右手就抱着我的肩膀,慢慢抱倒。吻我的额头,鼻子,嘴唇。

  接下来的细节不用再描述了吧,无非是男女之间的那些事情。我非常生涩,几乎不懂回应,Peter还是照常的温文尔雅,吻遍我的全身。因为我表现的实在太紧张僵硬,Peter可能早已察觉我是第一次,也没有煞风景地问我之前有没有经验。

  我知道第一次会很疼,无论Peter怎么缓慢地进入我的身体,还是会有难忍的刺痛。当时我好像留下了眼泪,倒不是后悔,而是太疼。所以Peter也很体贴地,停留在我体内,让我慢慢适应。

  女人的第一次应该不会有什么快感吧,我后来看到某些网络小说里面写什么第一次能让女人欲仙欲死,断定那绝对是男人的意淫。我的第一次除了疼就是疼,一点快感也没有。

  大部分女孩子都希望自己第一次流血证明贞洁吧,我却打心眼里希望别流血……因为我对于自己把第一次给上司这种行为,内心深处是不能原谅的。所以我希望尽可能装作不是第一次,骗骗自己。

  我当然骗不过Peter, 而且也流了血。Peter没说什么俗套的“啊,你是第一次”之类,他当然也不可能对我负责。完事之后,他让我一个人去洗澡。这算是体贴了,因为当时我的心理建设还没有达到能够跟Peter共浴的地步。

  那天晚上Peter留下来跟我过夜了,我们心照不宣。虽然我觉得上司睡在自己身旁有点莫名其妙(甚至有点小害怕),但是当时我心理比较脆弱,负罪感、不安全感、紧张感和迷茫感一起涌上心头,身边有一个男人总是好的。

  第二天早晨,我醒的很早,Peter反而睡的很熟。我脸皮薄,害怕他醒来两人尴尬,就起来收拾东西、洗脸刷牙,结果把Peter弄醒了。至今我还记得他走到客厅里,微笑着看我的样子,好像一切都很自然。真是过来人啊。

  当天我并没有坐Peter的车去上班,而是按照Peter的意思打车去。这显示了他的缜密与谨慎,如果被人看到他和实习生同车来上班,肯定会引起议论。虽然投行里面跟实习生勾搭不算什么新闻,被人看到了总是不好的。

  晚上,Peter照例留到很晚。那天好像大家都走的很早(似乎是周末?),很快就只剩我和Peter两个人。根本不用叮嘱或约定什么,Peter起身离去的时候,看了我一眼,我马上就明白了。于是,我跑到洗手间,稍微整理了一下头发,补了一下妆,把高跟鞋换成了平底鞋,就到地库出口去等他了。

  那天晚上,Peter没送楼主回家,也没带楼主回家(从头到尾,Peter都没带楼主回过他家,楼主从来不知道他住在哪儿),而是把楼主带去了酒店。

  就是那家上海最高的酒店,能够在云端俯瞰整个浦东的。楼主高中的时候到上海旅游,看到这坐落在80层楼以上的酒店,曾经许愿自己有一天能住进去。没想到,几年之后愿望得以满足,跟我一起住进去的却是我老板。

  那是楼主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滚床单,第一次不能算,只有疼痛,毫无快感。这一次,顺利多了,虽然一开始还是有点疼,几分钟之后楼主身体就渐渐有了感觉。Peter绝对是老手,做的滴水不漏,吻遍我的全身,进入的时候则是时而温柔、时而热烈。

  也怪楼主之前太乖,不但没看过小电影,连黄书都几乎没看过,只是道听途说了一些东西,加上电影电视里面一笔带过的滚床单镜头,可以说是白纸一张。所以,楼主完全不懂配合,从头到尾都是Peter掌控局面。

  那天晚上基本没睡,记不清有多少次了,就记得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楼主跟Peter是面对面抱着的,四肢都交缠在一起,当时我的脸都烧红了……

  实习剩下的一个多月,我们维持了这种关系,两个人白天是上下级,晚上默契地聊天、讲八卦。

  虽然Peter是多金投行男,却也不可能天天带楼主去五星级酒店套房,大部分时候我们就在我住的酒店式公寓里双栖双宿。我们的关系也不是简单的滚床单,Peter把我当成了一个避风港,经常讲些心里话,例如最近的生意不好做,竞争激烈,心中没底,人际关系又复杂,等等等等……

  Peter还跟我讲了其他实习生的八卦。那年跟楼主同一个Office的大陆实习生还有四五个,其中两个是女生,都还算好看(但都不是大美女)。楼主之前觉得她们都很规矩,Peter却告诉我,这两个女生比我沦陷的早多了,基本在实习一开始,就跟自己的上司滚床单了。Peter跟我发生关系,反而是最晚的。

  但是,就算把楼主当成避风港,Peter还是很谨慎。他从来不讲高级员工的八卦,更不讲敏感问题。他经常在楼主这里过夜,却从来不开车载楼主去单位。我们俩形成了默契,他前脚离开办公室,我后脚就去地库出口,绝不给人抓住任何把柄。

  或许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吧,Peter因此步步高升,前几天楼主还听说他的消息,他转去了某中外合资基金公司,已经当上了副总经理、某部门总监。在他那一代投行男里,算是混的不错了。实习结束前的最后一个周末,Peter开车载我去上海市郊的佘山,那里有欢乐谷,还有公园、山水,算是上海市郊的一处度假地吧。我们住在那儿的酒店里,消磨着整个周末,感觉就像恋人一样。

  说实话,楼主之前谈过两任男朋友,都没有让楼主觉得浪漫过。我和他们既没有一起出游,也没有一起度假;因为都是学生,想不出什么名堂,谈恋爱无非就是一起吃饭、一起自习、一起散步。在Peter身上,我居然找到了一丝恋爱的感觉,真是意外的收获。

  不过,楼主毕竟不是低情商女青年,绝不会奢望Peter会是自己的男朋友。这种低调闷骚投行男,虽然貌似温文尔雅,暗地里不知道残害过多少女青年,我们哪里会有未来。我只想享受当下。我们在酒店套房里鸳鸯戏水,在大床上发泄着彼此的欲望,睡到中午,再起来去欢乐谷坐过山车,感觉真不是一般的好。

  那个周末,Peter告诉我,不用为实习转正发愁了,他已经帮我搞定了。按照本单位的规定,第一年进入我们部门的实习生,都会去香港而不是上海,也就是说我毕业之后不会再被安排到Peter身边,这让我暗暗松了一口气——如果我转正了,还跟上司维持这种关系,那可就太危险了。

  哎,短短两个月之前,我还是不谙世事、不懂打扮、不通风情的小女生,现在已经可以淡定地跟上司偷情,心照不宣了。果然是时势锻炼人啊。在实习开始之前,我总以为自己可以出淤泥而不染。没想到,不但染了,还是主动染的,一染就没法停下了。

  实习结束,楼主回到学校,继续最后一年的学业。开学大概一个多星期,Return Offer已经寄过来了,楼主吃了一颗定心丸,觉得基本上万事大吉了,所以大四是在非常轻松的心情之中度过的。

  可怜的楼主,从大一到大三基本就没有消停过,没玩过、没懒过,到了大四就变成了天天睡懒觉的节奏,只要不挂科,一切都好说。GPA那玩意嘛,已经没太大用了;社团活动只挑自己感兴趣的参加。

  那段时间,楼主突然迷上了实验音乐,开始跟吉他协会的人混。大四了才开始混吉他协会似乎有点晚,不过楼主进入状态很快,拉了一个吉他协会公认的大帅哥教我学吉他,绝对的零基础啊。

  嗯,没错,楼主跟这位吉他协会的帅哥,终于发生了一些风流韵事,那是大四上学期的后半段。因为这段风流韵事与投行无关,楼主不打算详细描述。大四的校园,确实弥漫着荷尔蒙的气息,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在努力留下一些放纵的痕迹,包括楼主。

  那位吉他协会的帅哥,勉强可以算楼主的第三任男朋友,不过我们从未正式确认关系。这也是迄今为止,楼主的最后一任男朋友(没错,工作以后楼主一直没有男朋友)。光阴似箭,岁月如梭,转眼楼主就要毕业了。在毕业前夕,楼主跟吉他协会男朋友之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这段感情无疾而终,略过不表。毕业典礼刚结束,楼主就飞向了香港。说来惭愧,楼主之前只去过一次香港,可以说对这个城市毫无了解。

  楼主的工作是固定收益销售,主要是各种各样的衍生品,客户主要是国内的金融机构和大型国企。所以,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北京的。楼主心里还是更喜欢北京,香港太冷漠,节奏又快,虽然是个赚钱的地方,却很不适合生活。我觉得不会有多少大陆港漂真的爱上香港吧。

  开始工作之后,前几个月很忙,因为楼主要熟悉工作流程,还要各种打杂。俗话说的好,投行的主要生产力在实习生和入门级员工,所有的活儿都是他们干的。各种材料的准备、数据的寻找和各种细节,说起来都很枯燥。虽然我们做的是号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衍生品,其实工作特别无聊……

  所以,不要看了《金融炼金术》或者《说谎者的扑克牌》,就觉得资本市场很好玩。呼风唤雨、一呼百应始终是少数人的特权,背后是无数人的血泪和苦逼。工作前半年我基本上处于身心透支状态,我的上司是一个老女人,远远没有Peter那么nice. 所以这半年几乎没有什么私生活。

  那是3月下旬的时候,我一个人出差去厦门。厦门不是我经常出差的地方,一般都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但是,那次确实有特殊情况需要去厦门,跟一个大客户有关,我就硬着头皮去了。

  到了机场之后,我登录MSN, 把签名档改成“2小时之后出发去厦门,真烦,各种不爽”(大致是这个意思,具体文字忘了)。当时我纯粹是想吐槽自己的苦逼生活。没想到,居然有个MSN好友对我说:“我也在厦门,要不要晚上一起喝茶?”

  楼主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这个小哥是谁。我们是在两年前的一次投行暑期实习面试上认识的,他来自上海某著名高校,我们虽然是竞争对手但聊的很开心,交换了MSN。此后偶尔会在MSN上聊天,但是不多。自从毕业之后,就很少交流了。

  那位小哥去了某大牌咨询公司,正在厦门做项目,一做就是一个多月,按照他的话说:“这是沉闷枯燥到死的节奏。”他说自己去过无数次鼓浪屿和厦门大学了,厦门境内能逛的地方都逛的差不多了,他住的地方又有点偏僻,生活极其平淡。简单地说就是渴盼楼主去解救他。

  楼主看了看他MSN上的照片,跟两年前没太大差别,还是运动型的阳光大男孩,算不上很帅但是很有亲和力。楼主就在机场里跟他聊MSN, 聊到彼此的兴趣爱好,喜欢的音乐、电影、文学,还有工作半年来的酸甜苦辣,不知不觉就敞开了心扉。

  楼主的飞机到厦门,已经天黑了,本来没打算见这位,而且第二天一早还要见客户。没想到,飞机降落之后,突然开始下雨,机场打车排队的队伍起码有几百米长,楼主还带着箱子,骤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这个时候才想起这位小哥了。

  之前聊MSN的时候交换了手机号,我就跟小哥发短信说:我被困机场了。小哥马上回信:去出发大厅等我,我来解救你。

  真爽快啊!楼主最欣赏这种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的男人了。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小哥就坐着出租车来了(原来他做项目的地方离机场比较近)。

  他穿的是商务休闲风格,好像还是牛仔裤(记不清了),从车里走出来招呼楼主赶紧上车。

  因为劳累、紧张再加上打不到车,楼主本来心情很郁闷,看到小哥之后不知道怎么心情变好了,我们就坐在出租车后座上聊天。

  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巧合,那年头厦门的五星级酒店还不算很多,新开业的、条件较好又主要面向商务旅客的更少,外企一般都会选协议酒店,我们两家公司选同一家协议酒店很正常。但是当时就觉得好神奇,有一种缘分从天而降的感觉。

  这就是机缘巧合。如果不是下雨天,如果不是小哥打车及时赶到,如果不是住同一家酒店——三个条件少了一个,我们大概都不会发生什么。那天厦门有点冷,比我想象的冷,我有点不适应。在出租车上,小哥就看出来了,果断脱下他的外套给我披上。就是这么一个小动作让楼主很感动,也为我们后来的事情埋下了伏笔。

  下车之后,走进酒店大堂,楼主才发现小哥用了一点淡淡的男香,好像带一点点松香,让人精神放松。

  没想到小哥马上来了一句:是啊,跟妹子约会的时候用这个香水,可以让对方放松警惕。他说话的神态,半开玩笑半认真,我现在都还记得那种玩世不恭的样子。

  然后楼主可能脸黑了吧,小哥补充道:逗你玩的,我很洁身自好,已经几个月没约会了。他体贴地帮我把行李提到房间,然后站在房间外的走廊里等我收拾。这样让我有一种安全感。然后我们就去吃饭了。

  小哥在厦门一个月,已经很熟悉了,没有带我去吃千篇一律的酒店餐厅,而是带我打车去吃小吃,记得有沙茶面和海蛎煎,楼主很喜欢。可惜因为时间不够用,没法去鼓浪屿,就在厦门本岛转了一圈,就到晚上九点多了。在厦门市内转悠的过程中,楼主一直披着小哥的外套。其实楼主的箱子里带着外套,却还是莫名其妙地披着他的外套到处跑。小哥的笑容很灿烂,或许我的更灿烂吧?

  小哥最大的优点就是让人觉得很轻松。他不是那种紧绷绷的、让人愁眉苦脸的男人,也不是那种让人无法亲近的男人。他有一种自然的亲和力,说话行为神态都让人放松休息,绝对是良好的旅行伴侣。至今楼主还记得他微笑时候的那种自信与幽默感。

  快乐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回到酒店,楼主跟小哥一起进了电梯。我问小哥到几层,小哥说:跟你一层。于是下了电梯,楼主的心开始怦怦的跳……

  走到楼主的房间门口,小哥没有离开的意思,楼主硬着头皮开了房门,这次小哥没站在外面,而是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呃,他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进去后,非常非常囧的是,楼主的Hello kitty粉色睡衣睡裤摊在床上。这是傍晚整理行李的时候拿出来,打算晚上穿的。楼主喜欢Hello Kitty, 喜欢穿粉色,这是第一次让一个男生目睹,楼主有点想钻到地缝里去……

  我们俩突然不知道说啥了,房间里有我在香港机场买的巧克力,是我俩就一人一个棒棒糖坐着,我坐沙发上,他坐在床边儿。

  俩人坐在酒店房间里,一开始真不知道聊什么,但奇怪的点是,这个走势完全不是“我们去洗澡然后搞乱这个五星级酒店的床单之后酣睡一番早起拜拜”的节奏,因为都吃着巧克力,外面小雨打在落地窗上,这种气氛,怎么说,挺独特的,说着可能不能完全相信,但那个感觉好到让人觉得,没有下一步,已经是最好。

  然后小哥跟LZ说,你知道女生一般都输在哪儿吗?就是每个女生都会觉得自己很特别,觉得每个跟自己谈恋爱的、上床的男人,都要因此觉得她是独一无二的,特别难忘的。其实,对我们来说,都差不多。

  差不多是这样吧,小哥的原话很长,他很能聊天,颇有话痨风范,讲了半个多小时,归纳起来大致就是上面这番话。楼主很喜欢看他说话的样子。

  楼主当时内心还比较单纯,就觉得,我们一块儿吃个巧克力聊聊天儿的陌生城市的夜晚,我这么可爱的坐在沙发里看着你,跟你聊各种文化历史文学一定很让你难忘。

  小哥说,说了你觉得不舒服,但实话是,这会儿挺美好的,但是大后天你回了香港,我可能也不会觉得,我没事儿了就会想你,甚至去香港找你之类的。

  LZ心凉,看来这不是真爱的节奏。当时楼主还是幻想能够找到真爱的。不过,两个人在房间里总得干点儿啥吧!

  楼主和小哥都一致从不看电视,于是我提议,拿笔记本电脑看电影吧(当时还没有iPad),小哥赞同。然后楼主说,看老友记吧!于是我们都巨开心的准备看老友记。

  两个人一起用笔记本看电影,唯一的解决方法貌似是,把笔记本放床上,俩人趴床上看。所以,我们就趴在床上开始看老友记,第六季第一集,他们六个人全部去了拉斯维加斯,rachel和ross在那儿酒后误结婚的那集。渐渐到深夜了,楼主开始哈欠连天,小哥回头微笑着看我。气氛此时达到了今晚最暧昧,他说:你不去洗澡吗?

  楼主此时有一百个理由赶走小哥,但是却鬼使神差地说:好吧,我先洗,你再洗(节操碎一地的节奏啊)。

  我去卫生间,用了十几分钟草草洗漱,换上了内身hello kitty的睡衣,出来后,小哥已经把被子一角替楼主窝好,楼主顿时感动的不行,这个男人太体贴女人了。此时楼主已经完全不想拒绝他了。

  然后楼主就钻进了被窝,小哥也去洗澡了。出来的时候,他腰间缠了一个浴巾,腰部以上全部裸露,楼主竟然有些脸红。

  他是那种有一点肌肉的男人,看得出经常锻炼。楼主前面的两个男人(Peter和吉他男)都是清瘦的竹竿男,看见这种有肌肉的,不禁有些心动。

  小哥不由分说就进了被窝,楼主窝在小哥怀里,小哥没抱楼主,就是楼主窝成一颗蚕豆的样子贴在他身边儿,貌似小哥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楼主抬头,额头顶到小哥脖子弯儿,小哥说,痒痒。

  楼主挪动了一下,这一挪动,楼主的腿蹭到小哥的……发现小哥很硬……呃……楼主的心开始狂跳,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但是,楼主跟小哥在5个小时前才见面好不好……是不是太快了?

  小哥轻轻从身后抱住楼主,然后慢慢解开楼主睡衣的纽扣,一个一个解开。楼主有一种在玩火的感觉,他的热情和欲望近在咫尺。等他解开最后两颗纽扣,手就很顺利地伸进了里面。

  然后小哥一边双手揉捏着楼主的胸,一边说:没想到你这么瘦,居然还有C啊。楼主差点扑哧一声笑出来。

  其实,楼主没有C,只是在B和B+之间徘徊。楼主本来就偏瘦,工作半年之后体重直线下降,更不可能有C。不知道小哥是真的判断错了,还是故意夸我。

  接下来要讲的是一个酒店趴体的故事,不过不是那种乱趴体,大家不要想歪了,发生在香港,就发生在楼主跟小哥的邂逅之后两个多月。

  那是一个五月,香港已经很热了。自从金融危机爆发之后,欧美资金纷纷撤离亚洲,韩国人反而活跃了起来。有两三家韩国投行,大张旗鼓地在香港设立分支机构,连上海都看得到他们的影子。楼主在周末联谊活动的时候,认识了不少初到香港的韩国投行男。

  韩国人给楼主留下的印象是:很会玩。那个周末,我认识的几个韩国哥们在中环开了间酒店总统套房,请了十几二十个朋友开趴,一半女一半男吧。那群人中大部分人我都不认识,就认识两三个哥们儿,女的一个都不认识。在香港,楼主的女性朋友不多,而且韩国妹子真心不讨喜。

  正当楼主一个人在总统套房角落里无聊的时候,有个帅哥来找楼主搭-讪。他那一张脸长的特别漂亮的那,颇有被包-养的潜质,囧。

  怎么说呢,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的,下巴特别尖;看起来有点孩子气有点天真;总之让人很舒服的感觉,跟楼主之前有过的几个男人都不同。

  我就跟帅哥聊起来了,他的英文名字叫Rick, 韩国人,但是母亲是新加坡华人,所以算是一半韩国一半华裔的混血。因为母亲是华人,所以汉语说的还不错,英语也很流利。我们很快聊了起来。

  说到那晚酒店房间的事,开趴会干些啥大家应该都知道吧?玩游戏啊什么的,有时候玩猛一点。楼主那晚刚开始喝的不多,主要人都不怎么认识,一开始真心放不太开,不回应。

  当大家都喝高了玩高了的时候,输了不止罚酒,啥玩意儿都出来了:男上女下做俯卧撑还得隔着张纸接吻。

  原本楼主和Rick聊着正起劲的,后来那帮人起哄让我俩过去玩。我一开始不是没放开么,所以当他们都玩高了的时候,楼主跑去厕所补补妆什么的,之后很低调的在一旁沙发上玩手机。

  下面插播一段与主题无关的故事,嗯,若非楼主亲眼所见,绝对不会相信这是真的。

  楼主暑期实习面试的时候,一起面试的有两个人。一个是牛光闪闪、举手投足透着精英气息的高智商帅哥,一个是低调沉默、有些不合群的平庸男子。在双方都没有什么家庭背景的情况下,到底谁能拿到Offer, 几乎是一目了然的。前者顺利拿到实习,我们给他的代号是A. 后者被拒之后不知道去了哪里,我们给他的代号是B.

  A和楼主在同一家投行实习,但是正式工作的时候又接受了另一家的Offer, 据说是因为那家给的钱更多。A可谓当年首屈一指的牛人,在金融海啸的背景下居然拿了四五家顶级Offer互相比较,还让HR给他提高工资。结果,楼主很遗憾地没跟他做成同事。

  大约过了三年,楼主跳槽了,这次跳到了A所在的投行。A在的部门是IBD,楼主是Sales, 交集本来不会太多。但是由于一个偶然的机会,楼主在一次与客户公司的会议上,与A坐到了一起。这家客户公司正在筹划上市,还顺便要做一些外汇方面的衍生品对冲(最后做成了投机),是我们争取的新兴客户之一。

  多年不见,A还是那么的精英范儿,西装换成了定制的,头发上抹着发胶,带着职业的微笑,很自然地跟楼主打招呼。当然,在会议开始前,我们只能聊一些特别没有营养的话题,例如香港的房价走势如何,最近哪家金融机构在裁员,等等。

  以上都很平淡无奇。真正的奇遇是,我们在这次会议上遇到了B. 你猜猜,B当时是怎么出现的?

  我显然是第一个认出B的人。他坐在会议室后方的椅子上,穿着土气,头发乱蓬蓬,面色阴郁。我本来以为他是某家小投行或本土券商派来的,但是很快意识到不对,因为,他坐在客户那边。

  至今我也不知道A到底有没有认出B, 很可能没有。每一个投行或咨询公司的MD都知道,千万不要小看那些坐在会议室客户一侧后面的人,他们很可能比桌子上的人还重要。

  遗憾的是,A没有那么多时间升到MD, 我不知道他当时是Senior Analyst还是Associate, 不过那已经不重要了。对于一个在游戏中没有通关就出局的人而言,上一关得到多少分是毫无意义的。

  开场之后,先由我们这边的ED(这个缩写很邪恶)寒暄,介绍大致情况。然后,按照惯例由一个年轻人讲PPT, 这个人必然是A. 记得他当时主要是讲上市前的夹层融资问题,涉及到海外红筹架构,那些法律术语我也不懂,他的中英文夹杂的演讲让我有点想睡觉。

  这个时候,从客户身后的那排椅子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好像是问某个术语的意思。如果A足够聪明的话,他应该马上回答——无论他讲的多么有兴致,都应该停下来马上回答。因为那个低沉的声音一发出来,本来在窃窃私语的客户方高管们全部沉默了,有几个人还回头看着。我想起来了,那个声音就是我当年暑期实习群体面试时听到的,B的声音。A的前半生可能没有犯过任何错误。高中就拿了奥赛金牌,保送进中国最好的大学,GPA几乎每学期都是全系前两名,不但谈过好几个女朋友,还经常打着名校校草的招牌出去骗其他学校的无知少女。然而,这种一丝不苟的优秀,恰恰使得A成为了一个很不接地气的人。他完全无法理解,一个貌不惊人、坐在后排的家伙的一句没太大意义的问话,怎么会那么重要。造化弄人,有时候你兢兢业业地努力二十多年,仅仅是为了在一瞬间被毁掉。

  B的脾气很好。看到A完全不理睬他,他又抬高声调问了第二遍。此时,客户方的所有人都回头了,CEO有点不安地转过身来,看着A. 你不能说上帝对A不好,此时他还有足够的回旋余地,我记得他在大学的时候还是颇有情商的。

  遗憾的是,或许一线投行的三年没日没夜的工作,以及加班之后在兰桂坊喝掉的酒精、搞过的女人,已经让A的脑子烧糊了。他居然,竟然,怎么可以,怎么怎么就继续讲了下去,仿佛B在自言自语。

  B又等了几秒钟,好像是确定了A没有回答他的意思,然后站起来,用稍大的声音说:“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各位请先回。这个deal的详情,另等通知。”

  然后,B推开门走了出去。客户单位的高管们,坐着目送他离去,然后才一个个沉默地站起来,消失在走廊中。

  即便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也无法形容A此刻的表情吧。连我这个没犯错误的人都发抖了,A到底是恐惧还是惊讶呢?我只知道,那个月月底更新的公司通讯录上面,已经没有A的名字了。

  B不是客户老板的公子,也不是客户的什么关系户。他本人,通过一个独立法人实体,控制了客户公司上市前40%的股份,不但是单一最大股东,而且可以说是实际控制人。

  附带说一句,这个客户单位是我见过上市速度最快的创业公司之一,成立之后大约四年就开始认真讨论上市事宜,成立五年的时候已经成功登陆海外市场。B在短短几年之内赚取的巨大财富,相当于中环IFC整整一层楼的投资银行家们一生的总收入(更难得的是,B的名字对大部分人来说仍然很陌生,因为他太低调了,又是间接持股的)。

  B是怎么赚到这么多钱的?这是一个永恒的谜团。我很有兴致地四处寻找他的八卦,当然大部分是二手或三手消息。归纳起来,对于B的财富神话,有很多种解释。第一种,也是最常见的解释:B是典型的80后创业新贵,早在大学校园就在鼓捣各种公司,办垮了两三个小公司,大四毕业前终于走上正轨,搭上了高科技新经济的东风,毕业三年后就成就大业。这个说法很合理,中国那么大,十几亿人里面总有几个这种高瞻远瞩的企业家,要知道硅谷那群大富豪们大部分也是二十多岁就扬名立万。

  第二种,也是人们最愿意相信的解释:B是一个低调的二代,在校园里一直隐瞒身份,出去面试实习只是体验生活。他一毕业就拥有了巨大的资源,再加上他本人确实有能力,很快就以钱生钱,造出了一个新神话。这个解释的漏洞在于,至今无人知道B到底是哪家的二代,而且他既不爱豪车又不爱嫩模,太不像二代了。

  第三种,也是我个人相信的解释:B不是二代,但也绝非一般人。他家是某地握有实权的中层干部,亲戚里有人从事高科技行业,拥有丰富的人脉和信息资源。虽然他的社会关系里没有任何响当当的名字,但是足够给他提供宝贵的第一桶金,再加上他喜欢冒险、运气好,自然也就成功了。

  A和B都是典型的名校男生,前者高调,后者低调;前者光鲜,后者沉默;前者在台面上呼风唤雨,后者在桌底下呼风唤雨。他们的唯一共同点是:现在很少有人听到他们的任何消息。

  后来,楼主想起了一些关于B的事情,已经很模糊了,甚至楼主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人的记忆是会骗人的,有时候人会虚构一些记忆)。

  A和B都是楼主的同学,但都不同班,所以交往并不密切。A跟楼主还算说得上话,偶尔会一起参加活动,但是很少独处。那时,楼主曾经仰慕过A, 无奈A比较喜欢其他学校的女生,或许楼主的姿色在他眼中只能算平庸吧,所以我们一直是淡如水的朋友关系。

  至于B, 楼主除了那次实习面试,加上在必修课上的几次碰面,就几乎没有什么印象了。然而,楼主记得在大四那年,毕业前一个多月的时候,收到过B的短信。

  那好像是晚上十一点多,宿舍熄灯之后,楼主正在跟室友讲八卦。B问我,有没有空出去喝点啤酒、吃点烤串。对于大四学生来说,这并不算晚,玩通宵的大有人在。

  因为楼主当时还在跟吉他协会男朋友冷战,暂时无心跟别的男生交往(当时楼主还算比较专情的)。B本来就不算特别有魅力,楼主很自然地略过了他。

  没想到,第二天B又跟楼主发短信,说,昨天你不是说改天嘛,那么今天可不可以;如果今天不行,明天晚上出来吃东西也行。B还专门解释,他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快毕业了见个面聊聊天而已,他也有一些东西想请教楼主。

  现在楼主已经忘了自己怎么回复他的了,可能根本没有回复。那时距离B的公司上市,从而成为真正的高富帅,只有四年多一点了。根据楼主的了解,B当时还是单身,私生活比较检点,没听过他跟谁乱来(可能是还没有本钱乱来)。

  虽然这什么也代表不了,但是直到今天,楼主睡前偶尔想起当年B给我发的几条短信,以及我当年漫不经心的回答,还是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分享到:
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仅存在较多的安全漏洞,也无法完美支持最新的web技术和标准,请更新高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