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889335
债券融资
资产配置BR是固收投资的关键
发布时间:2020-02-24    信息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在投资过程中,我非常看重估值和基本面,喜欢风险收益合适的投资,偏向于挖掘低估到估值修复的机会,对估值泡沫化过程保持相对谨慎。”国海富兰克林基金固收投资总监刘怡敏这样概括自己的投资风格。

  刘怡敏认为,今年债市总体是宽幅震荡行情,在资产配置上会更多参与相对低估的股票,债券以利率债和高等级信用债为主。

  从四川大学金融学硕士毕业,刘怡敏就进入固收投资领域,从债券研究员一路成长为基金经理和固收投资总监。经过十多年的市场历练,她形成了较为鲜明的投资风格,注重估值和基本面,擅长价值挖掘,自上而下从宏观出发做资产配置。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末,刘怡敏管理的国富强化收益债券A任期回报高达88.23%,国富恒久信用债券A任期回报达43.73%。对于中长期能够从固收大军中杀出重围,刘怡敏认为,最重要的是做好资产配置,以及注重控制回撤。她表示,首先要建立正确的研究框架,然后在市场不同的环境和阶段找主要的逻辑支点,进行正确的资产配置。“债基的主要收益贡献中,个股、个券的因素相对较少,把握整体的资产配置和大的策略方向才是重点。”

  关于如何做资产配置,刘怡敏认为,估值和基本面是最重要的两个分析因素。股债的配置既要看两者的相对估值水平,也要考虑其绝对估值,相对估值的对比在资产配置体系中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投资中注重对价值的挖掘,比如利率水平、信用利差是债券的估值,研究其估值水平与宏观经济体系整体的对应程度,是高估还是低估。

  刘怡敏举例说:“去年债券方面看得比较准,把握了利率债的机会,因为与当时宏观经济整体水平相比,年初、年中债券的收益率处于偏高的位置,它有一个估值修复的过程。随后三四季度我们开始加大对股票的配置,是因为看到债券一直在涨,而股票估值相对更便宜,就逐渐减持债券、加仓股票,虽然有一些阶段性回撤,但从今年来看,当时的决策一点没有错,总体获得不错的回报。”

  投资过程中建立一套宏观研究体系至关重要,刘怡敏表示,刚开始接触宏观,看到的是一些表面的指标,随后慢慢挖掘指标间的关联度,找到投资主线。她发现,这些宏观指标在市场不同阶段的影响程度并不一样,有些指标在某个阶段很重要,但到下一阶段可能会转变。“比如现阶段市场比较关注融资情况的变化,我们会去挖掘融资里的高频数据,比如债券发行量、信贷数据。下一阶段,我们认为汽车消费、房地产、贸易关系等因素对投资影响较大,要关注其未来是否有变化。”

  在国海富兰克林基金11年,刘怡敏一直坚持稳健的投资风格,做确定性较高的选择。作为固定收益投资总监,她带领公司固收团队开展宏观、信用、资产证券化和转债等多方面的研究,定期讨论研究成果,保持投资方向和逻辑的一致。

  刘怡敏认为,今年债市总体是宽幅震荡的行情,债券指数几乎没涨,收益率较年初下行十几个BP,“主要是通胀没有下去,制约货币政策。但我们也观察到一些高频指标,比如库存等,支持价格的下行。从大方向上看,未来债券收益率会继续往下走,现在货币政策有点滞后,导致债券收益率长端和短端的利差挤压,甚至可能倒挂。”

  在资产配置上,刘怡敏表示,现在会相对均衡,短期会参与一些权益投资。“一方面,股票价格在相对低位,估值水平相对债券便宜;另一方面,债券收益率缓慢下行,现阶段资本回报和票息收入相对来说较低,跟去年收益率下行快、资本利得很快实现的情况不同。所以,今年我们配置股票较多,包括转债;在债券上,主要配置利率债和高等级信用债。”

  她表示,现阶段对钢铁、煤炭、化工等周期性偏强的行业和公司保持谨慎,债券要严控久期,长期配置与周期关联度稍弱的债券,如消费类。明年权益仓位可能也不会太高,因为考虑上市公司未来业绩与估值的匹配度,如果没有太多减税降费,股票估值的相对优势会弱化。

  对于信用债爆雷事件频发,刘怡敏认为,这既是挑战也是机会,因为信用风险多会导致信用利差拉大,信用研究能够创造更大的附加值。“从信用研究角度来说,以后跟踪会更加紧密细致,我们要求信用研究员像股票行业研究员一样,不是简单分析一个公司会不会破产,而是要跟踪行业、研究公司基本面的变化。”

  刘怡敏表示,刚兑打破以后,会根据投资者的需求做产品线上的区分,根据不同产品分层去做风险管理。“完全规避任何风险的结果,肯定是拿不到超额收益,我们对风险有一定的容忍度,所以首先要做产品分层,明确产品的风险收益目标,然后把研究做细做深,创造信用研究的阿尔法。”

分享到:
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仅存在较多的安全漏洞,也无法完美支持最新的web技术和标准,请更新高版本浏览器!!